吃货汇 >> 深夜谈吃

学生年代的外卖,好像会更好吃一点
作者:雅雅     发布时间:2018/01/08     来源:微信公众号深夜谈吃
分享到:
内容简介

岁月里的二月花,一晌看完,你转身就长大了。

 

 

    

    在这个寒风瑟瑟全城外卖满天飞的冬日深夜,忽然想起二月花。在座的一群老司机忍不住要问了,二月花?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好吧,只有你们自己去枫林开车了,留我一人此处开讲吧。      
   

    二月花全名叫二月花小炒居,就是一个小饭馆儿,它出现在我后半段的大学生活里,毕业前的半年跃居为我们宿舍人心中的网红NO.1。
   

    当年的大学食堂和如今相比,那不是一句不能恭维就形容的出,实在是难以维继的虐爱,不吃,没得吃,吃,不好吃。

   
    高中时候开足马力冲刺高考,吃饭净挑好的吃,鸡鸭鱼肉塞满饭盆,吃成个胖子后终于迈进了大学校园,校园里虽然帅哥多,但食堂的好吃饭菜并不多……四年里菜式的种类和搭配没有任何改变,土豆丝炒胡萝卜丝就永远是土豆丝炒胡萝卜丝,吃了四年还是一个模样。


    一份宫保鸡丁里只有六个黄豆大的鸡丁,豆芽肉丝里的肉丝大概跟着杰克私奔去了泰坦尼克号,只剩下豆芽们抱团取暖,抖都抖不开。菜里的油星呈反比例增长,最后干脆成了水煮菜。诸如此类,吐起槽来那说上三天三夜不见得说得完。      

   
    学校在新区,方圆百里鸟不拉屎,出门不管向左走还是向右走都没法遇到爱情,因为都是菜地。看到这里你抗议了,“胡扯,没法遇到爱情?那你在哪儿遇到的!”我必须悄悄的告诉你,姐遇到爱情不需要出校门。
   

    硕大一个校园,什么都有,但只有一个食堂,这么好的商机不抓住,不知道学校那帮人是怎么糊弄的,备菜严重不足,所有学生一个时间点下课,中午十二点半的时候食堂简直可以收摊打烊了,去的晚了好吃的菜都木有了,看着橱窗里的光盘子和几绺豆芽菜只能干咽口水。


    人多饭少,就餐时间又集中,青春无敌的小伙儿姑娘们心性脾气就有点沸腾了,于是乎插队的、抢饭的、争座位的、吵架的、失手掉盘子的、油汤蹭身上的,一团乱糟。每次看到这些个场景顿时就没有吃饭的心了,双手插袋,走人。

   
    忽然之间听说学校外面冒出来个二月花小炒居,有各种盖浇饭,关键是可以送外卖。送外卖三个字如今听来那最是平常,但在当年那惊喜程度赛过人类登月。最开始的时候四份以上的订餐就可以免费送上门,这个时候谁还要什么男朋友?!于是宿舍四大懒人强强联合,坐在寝室伸着脖子等着送饭上门。


    说实话最开始的时候二月花的饭并不好吃,但是我们每个人都吃的爽的不得了,因为没有挤食堂的那份遭罪,可以足不出户享受饭来张口。但毕竟菜做的不怎么美味,后来一段时间里二月花变成了昨日黄花,被我们遗忘在角落哭泣去了。     

 
    从大四那年开始,不知道是不是临近毕业的心浮气躁在作祟,我们愈发感觉学校食堂的饭食真的是恶心到了极点,每天基本上三过食堂而不入。与此同时,学校外面的小餐馆纷纷将原先的菜地占领,平地崛起一条小吃街,跟着崛起的还有伟大祖国火箭腾飞般的物价,但物价虽涨生活费原地巍然不动。


    那时候念书的大多都是穷学生,油发飘飘荷包瘪瘪,扭头一笑屌丝嘴脸。女生还好,胃口小,一顿饭随随便便也能打发,男生都是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的当口,一天下来兜里啥不剩,而且还嘴里淡出个鸟来,于是一时间吃什么饭成了一件屌丝们非常头疼的事情。      


    豆包也是干粮,逼急了绝路总能逢生,忽然就又想起了二月花。旮旯里翻出小名片找到电话一问,价钱没变!那好,来一份盖浇饭!!


    饭送到寝室的时候又惊然获悉不论送几份饭都不要跑腿费,五个馒头+菜=一份米+菜,还有盖浇面炒饭炒面饺子一应俱全,每顿饭前二十名订餐的还有免费的粥或者蛋花汤,短信电话QQ都可以订餐。啊,上帝!啊,佛祖!啊,二月花!大家开始换着花样照着点菜卡上订餐,饭盒挺大,装的也满,这下也不觉得不好吃了,还推选了鱼香茄子盖浇饭是头牌大爱,甚至后来每个礼拜至少有三到四天都靠二月花给人生带来惊喜和希望。      


    那时候还没智能手机,也没微信,个人电脑更是难得一见,谈恋爱发个短信都是凑齐70字,不多不少,不浪费一毛钱。每次发短信订餐,生怕老板没看到,最后一句我都会强调“收到短信请振铃”,老板很懂,次次都第一时间振铃过来,三秒挂断。电波传心意,点滴都是情。不论下雨下雪不论刮风打雷,送餐照旧,乐坏了我们这些被食堂蹉跎的懒人们,到后来,连送餐的女孩子我们都认识了,每次去教室时候路过食堂,那感觉真陌生。    

 
    大四下学期出去实习找工作,没混学校,上学期期末最后一次叫了鱼香茄子盖浇饭,记得很清楚那天还下着大雪,饭送来还冒着热气。赏雪景吃美食,当时不禁感慨一定要给二月花写个表扬信,表达一下衷心的感谢,没想到这个信来的迟了不止一点点,是很多点。


    后来混社会的我吃过很多盒饭,喊过无数外卖,定居四川后更是吃了数不清的鱼香茄子,可那种象牙塔里二月花般的小确幸再没有出现过了。自毕业后众人纷飞天涯,在各自的城市拼搏奋斗,再没有过一起肩并肩排排坐的时光。


    有时偶尔会想,大家走出来这么多年了,你看的景,我走的路,你听的曲,我唱的戏,都相去甚远,真有一天肩并肩排排坐,你还是你吗?我还是我吗?或许,这压根不重要。你我都遇到过那一场二月花就足够了,毕竟这场花一辈子也就看这么一季,想再多看一眼,门都没有。


    那些如今想来还历历在目的岁月里,二月花不是最棒的,却给了我们当下最想要的温暖和满足,不然真不知道这大学生活的最后一年里,踩在社会大门门槛上找不着北、面对过去或是未来都焦灼不安茫然失措的我们,要靠什么长大。


    可是,岁月里的二月花,一晌看完,你转身就长大了。


    又是一年霜叶红时,再见,二月花。还有那一起赏花的人们啊,长的比我美的、体重比我轻的,你们乖乖散落在天涯,就别来见我啦。

 

 

更多>>最新入库

更多>>周阅读排行榜

更多>>特别报道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