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汇 >> 深夜谈吃

岁月深处,有鲅鱼的味道
作者:付群华     发布时间:2018/03/12     来源:微信公众号深夜谈吃
分享到:
内容简介

很多时候,也许我们品味的不是菜,而是流逝的时光味道。

 

 

     春天,万物复苏大地萌动,树木花草一副欣欣然的样子,阳光照在身上,整个人都变得活泛起来,心情也蠢蠢欲动,对美景美食的向往便迫切了几分。适逢大量海鲜新鲜上市,各种海鲜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餐桌,满足了人们对于美食的各种需求。


    鲅鱼在这些散发着淡淡腥咸气息的海鲜中总是显得耀眼而醒目,不仅仅是因为鲅鱼刺少,更因为此时的鲅鱼肉质鲜嫩细腻鲜美,做法多种多样,鲅鱼炖萝卜炖西红柿炖粉条,或是晒干后蒸吃,或是做馅包饺子,或是熏了吃,都永远在餐桌上占据着不可替代的位置。


    小时候我住在农村,那时农村很穷,家家户户的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平时连鲅鱼的影子都鲜能看见,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生产队才会通知每家每户按人头分几条鲅鱼,我们小孩子眼看着那几条冻得跟冰坨一样的冻鲅鱼,心里早已经把吃鲅鱼的画面演习了上千遍,上一次吃鲅鱼的画面仿佛已经一百年以前的事情,嘴角似乎还残留着上次鲅鱼的香气,舌头在嘴里不知转过几千个回合后,却听到大人一句“等三十那天再吃”,于是悻悻而归。心中却在默默倒数大年三十的到来。


    那时家里我们兄弟姐妹四个,家里两个大人四个孩子大约只能分五六条中等个头的鲅鱼,鲅鱼分回家后除了留出几条准备招待客人,剩下的就会在大年三十早上大饱口福了。北方习俗,年年吃鱼即意味着“年年有余”,所以除夕早上的饭桌上万万少不了鱼的。有一年除夕早晨,爸妈把鲅鱼做好连同别的菜端上桌后,两人又在忙活别的去了。我们四个都抢着吃起来,很惭愧,作为姐姐的老大的我根本不懂得谦让,竟然和弟弟妹妹一起抢着吃鲅鱼。


    那年月炖鲅鱼对我们来说无疑于少有的美味,肉多刺少的鲅鱼不但让我们抢得一干二净,连鱼汤也被我们抢着喝了,待爸妈忙完上桌吃饭时,面对着我们一连串的追问“鱼呢”,只能抱以无可奈何的苦笑。


    后来每逢过年吃鱼时父亲便另想办法。农村家家都杀年猪,白菜也是自己家种的,父亲就把白菜和猪五花一起加到鲅鱼锅里炖,这样做好的鲅鱼就不显得那么单薄了,炖好后盛到盘子里,有鱼有肉有菜,显得丰满有余,极大地满足了我们年少贪吃的心。


    随着年月渐长,我们也都慢慢长大,白菜五花肉炖鲅鱼陪伴我们过了N个春节,这些年生活条件早已大大改善,炖鱼时早就不用放五花肉和大白菜了,可是家里人一致认为这道菜加了五花肉和大白菜吃起来味道更好,因此这道菜就成了我家的经典菜肴。


    锅里葱姜蒜爆锅,加入少许酱油翻炒出香味后,加入五花肉翻动几下,待肉表面变色后,加大白菜翻炒,然后把鲅鱼放进去,加料酒加醋加盐加水,再加一点点白糖, 大火烧开后改中火炖,慢慢至收汤,最后装盘,加以香菜点缀,白菜猪肉鲅鱼三者的香味很好地融合一起,鱼的腥味消失殆尽,五花肉中被翻炒后再炖,已经没了油腻,油被白菜和鱼很好地吸收,白菜被融入鱼香和肉的醇香,伴之香菜特有的清香,还有一丝丝的微甜,不用吃,光是味道就让人垂涎三尺了。


    我曾试着用父亲的方法做过两次白菜五花肉炖鲅鱼,肉也是五花肉,也用了大白菜,鲅鱼也是最好的鱼,吃起来却不如父亲做的可口,索性放弃。


    很多时候,也许我们品味的不是菜,而是流逝的时光味道。即使用了再好的食材和再高明的厨师,我们却无法回到那些远去的岁月。没有了时光的辅佐,一切都显得若即若离。只有那些渐远的流逝的时光,一如当年,默默地蛰伏于记忆深处,在岁月深处记录着岁月的沧桑和老去。

 

 

 

更多>>最新入库

更多>>周阅读排行榜

更多>>特别报道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