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依旧,云集的洗白之路注定艰难
作者:于斌     发布时间:2019/05/23     来源:二牛网
内容简介

面对如此持续的巨额补贴式发展和亏损经营,云集模式是否真的是一种可持续的健康商业模式?这不禁让我们产生疑问。

插图

   作者 | 于斌


  来源 | 于见(ID:mpyujian)


  把自己包装为“中国会员制电商第一股”的云集终于迎来了资本的考验。2019年5月3日,云集正式赴美上市,登陆纳斯达克的当天开盘报价11美元,盘中涨幅明显,最终收于14.15美元,市值超过30亿美元。


  不过云集的成绩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云集股价就在“破发”的边缘上徘徊了,截至2019年5月19日收盘,云集股价已经下跌到11.01美元,上市之初的涨幅全部跌了回去,离破发只有一步之遥。


  从2015年正式上线,到背负着各种质疑和争议赴美上市,发展不到四年时间的云集似乎又为大众讲述了一个商业上“成功”的创业故事。这家寄托于微信社交生态的电商平台凭借商品批发价优势和社交裂变得以不断吸引用户、急速膨胀,GMV已经超过两百亿大关。


  不过电商“黑马”和“社交电商”名义之下,云集却始终摆脱不了“中国最大微商”的名声,“传销风险”、“被罚款近千万”、“连年巨额亏损”这样的标签也常伴左右。上市之后就真的能帮助云集洗去过去的种种争议?云集的“传销洗白”之路会一帆风顺吗?


  “传销”依旧,云集的洗白之路注定艰难


  虽然持续增长数据让它得以快速发展,但就像我们之前曾经分析过的,云集发展至今一直以来都无法摆脱“传销”的原罪。


  在野蛮发展的初期,云集依靠典型的直销与传销手法来发展用户,它通过“拉下线”的手段,以发展客户、店主为目的进行多级分销体系搭建,这是云集始终无法摆脱的负面标签。


  2017年7月,云集也曾因此被行政处罚了近千万元。根据杭州滨江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云集的母公司浙江集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云集微店在招募店主的过程中存在“入门费”、“拉人头”和“团队计酬”等行为,违反了《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的规定,涉嫌传销行为,最终给云集下达了958万的行政处罚。


  彼时云集CEO肖尚略曾发表公开信回应称,“罚单是针对平台两年前的销售模式,且公司已对地推模式中的争议部分进行了整改”,云集似乎在进行痛定思痛的整改。


  不过根据我们的观察,云集不论如何整改都没有彻底摆脱其核心的“三级分销”模式:整改后的云集设置了经理、主管、店主三个新的层级,经理依旧从主管和店主这些“下线”的缴费中抽成,主管则向店主抽成。


  这种通过激励发展下线、层层抽成的发展模式仍然不断地被质疑为传销,云集的上市之路似乎并不能帮助其成功“洗白”。


  就在云集上市的前几天,有媒体记者还针对云集“传销”怀疑进行了暗访,最终发现它依然还是有着浓重的多级分销“传销”倾向。


  比如媒体记者在注册并登录云集后,发现首页中心位置推广的“升级钻石会员,年省5000元”的宣传内容,即普通用户购买398元的礼包抵扣券后就能成为“云集钻石会员”,并享受一份礼包、一家永久店铺以及商品5%到45%的利润。


  显然,“返佣”才是云集拉新的核心玩法,通过注册新会员,用户可以获得返佣。通过邀请新会员,新会员的消费依然可以为用户带来比例不等的利润返还,这种层层“分销”的模式再结合云集的会员等级分类和晋升机制,得以实现不断的“拉人头”。


  由此可见,即使到今天,云集依然强烈依赖着自己的这种充满“传销”嫌疑的发展模式,所谓的“洗白”其实压根就是没有的事。


  其他问题:产品质量问题频发、巨额亏损经营


  除了“传销洗白之路”遥遥无期,云集在在平台商品品控、供应链管理等方面也有不少问题。


  尽管云集官方一直宣称自己与国内外上百家品牌供应商达成授权合作,但事实上在云集上线的很多商品都存在着来路不明的问题。


  比如媒体曾经曝光在云集中售卖的“Whoo后天气丹花献水乳6件套装”中,“后天气丹花献滋养液”单品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批件状态显示“已过期”。


  按照药妆行业内人士的说法,“从2018年底开始我国首次进口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已实施全国统一备案管理,无备案产品消费风险大”,所以批件过期的问题很可能会给消费者带来潜在的消费风险。


  另外,云集平台近期签约的“优理氏”疑似微商品牌;云集最近大力推广的“素野”品牌中的“素野亲肤水”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上没有相关产品信息显示,而且还存在着产品质量问题,这在几年前就有媒体曾经曝光过。


  而在云集对消费者承诺的“正品来源”的主要话术中,曾经有一句“中华联合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已对云集平台产品进行承保,不是正品可以理赔”的承诺,但通过媒体报道我们发现,云集与中华保险的合作已经与2018年7月到期,而且双方合作期间中华保险只是承担对意外事故中遭损坏的产品进行理赔,而并非对产品真假承保。


  也正因为云集涉嫌这种虚假宣传,中华保险选择与云集终止合作。


  在最新的云集“正品保证”中,中华保险承保被改为了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为云集承保,但媒体继续曝光了云集与中国人保的合作在官方并没有办法查询到相关的承保信息、保单信息等。


  如果说涉嫌“传销”成为云集始终无法“洗白”的硬伤、产品质量问题频发暴露出平台的经营管理不到位的话,那么连年巨额亏损式运营更是让很多人质疑其商业模式。


  在云集的上市招股书上,其亏损状况被摆到了明面:2016年亏损为4706万元;2017年亏损为1.142亿元;2018年的经营性亏损为9900万元。2016到2018年连续三年亏损金额达26.02亿元。


  面对如此持续的巨额补贴式发展和亏损经营,云集模式是否真的是一种可持续的健康商业模式?这不禁让我们产生疑问。

更多>>最新入库

更多>>周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