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汇 >> 深夜谈吃

川藏行之2678km:一壶香醇甜茶,伴我去往拉萨
作者:雅雅     发布时间:2019/07/19     来源:微信公众号深夜谈吃
内容简介

西藏小麦有“包包子包饺子露馅儿、做面条碎成段、做成馒头沾牙”的说法。

 

 

      比起之前的劳累和颠簸,接下来几天行程就安逸多了,一路向西,海拔5000m+的东达山,羊肠子一样的72拐,飞沙走石的怒江峡谷,多彩秀美的然乌湖,安静悠闲的鲁朗小镇,把风景一个挨一个甩在身后,傍晚车子穿过碧绿的尼洋河来到林芝。


    林芝的所有基础设施建设、现代化程度、气候环境是这一路来我所见到最好的,城里绿水青山环绕,道路宽敞房屋明亮,有机场,有直通拉萨的高速公路,海拔虽然3100m+但一点不干燥不缺氧,进入林芝地界以后路边吃草的牛马都比之前几天见到的要膘肥体壮毛色油亮,难怪林芝号称西藏小瑞士,我觉得连此行终点西藏首府拉萨都比不上它舒适。


    林芝是个外来做生意的人远多过原住民的城市,街上饭馆大多主营石锅鸡,藏式餐饮店寥寥。真正进入藏区后,大家为了保证高原路上不闹肠胃病进医院耽误行程,在吃饭的选择上意见高度统一,只吃川菜,不吃路边摊,不吃藏餐。以前我在四川阿坝州小金县吃过藏餐,牦牛肉、玉米面搅团之类的,没有太特别的感受,所以即便入藏也对藏餐没有太多向往,唯独想试试酥油茶和青稞糌粑,一直未遇到有卖。


    途中八宿到波密沿路有大片的青稞地,但都围着围栏靠近不了,在波密那晚住帕隆藏布江边的藏家客栈,院子高处隔壁家种了一小片已经褪青变黄待收割的青稞,我费劲爬了半天土坡靠近青稞地想尝尝青稞到底和小麦有啥区别,结果依旧被围栏挡住。身在藏家屋檐下总不好擅闯私摘,又寻不到主家,只得拍了照悻悻下坡来。


    抵达林芝的晚上我各种翻看地图和攻略研究当地餐饮特色,锁定一家两公里外的藏式早餐店准备第二天一早去尝尝,店铺主营藏面、甜茶、牛肉饼,听说只是本地藏民爱去,同伴们纷纷望而却步,我次日便一人起个大早冒着风中团团晨雾沿着清澈碧绿的尼洋河走路去店里吃早餐。


    说来也巧,我第一次知道甜茶,是因为深夜谈吃刊发过的一篇关于甜茶的故事,上面比较详细讲述了甜茶的制作过程(深夜谈吃后台发送“甜茶”即可查阅此文),印象颇深,于是带上了我的小保温壶,心想万一好喝就打包一壶在路上喝。


    早晨七点半店里就已经坐满了人,鲜有游客身影,大多是穿着藏服肤色黝黑的本地藏民,不少人直接从家拎着暖壶过来店里打包甜茶。老板用拐弯儿发音的普通话问我吃什么,牛肉饼看起来类似炸的发面油饼,油腻腻的,我便只点了一份藏面和甜茶。


    拿着餐牌绕到店铺后厨取餐,发现后厨摆着几个超级大的桶罐,足足一人多高,几个消毒柜里全部都是喝甜茶用的小玻璃杯,地上大大小小的老式暖瓶排成队,那些三五个人结队来吃早餐的食客索性直接拎一大暖瓶走,围坐在堂厅藏式桌几前一人一个小杯子,不紧不慢一杯一杯喝着聊天,似乎也没有人急着吃完喝完去上班,这闲散场景居然很像成都茶馆。


    端着藏面和甜茶的我在堂厅里逛了一圈也没找到空位,周围藏民们叽里咕噜说了些啥我也听不懂,最后索性拿出游客的架势出门坐在店门外的台阶上就餐。


    藏面吃起来口感怪怪的,一咬就断,好像没煮熟,没有任何劲道可言,也吃不出来面粉的味道,百度了一下才知道藏面用的是高原藏区种植的小麦磨出的粉,因为小麦质量远比不上平原地区,所以西藏小麦有“包包子包饺子露馅儿、做面条碎成段、做成馒头沾牙”的说法。藏面的配料只有煮熟的白味儿牦牛肉丁、小葱花、盐和辣子面,面吃了几口我实在觉得无味,放下筷子喝汤,没想到这面配料虽简单,汤却吊得非常鲜,汤色比起兰州牛肉面还要清亮许多,一口气把碗里的汤都喝光,鼻尖上已经微微冒汗。


    至于甜茶其实算是奶茶,喝的第一口就爱上了,口感丝滑浓郁,入口先喝出奶香,回味则是茶香,茶香完美压制住了奶香过后的腥味,两者融合的天衣无缝,甜度很淡,却丝毫不觉乏味,说也奇怪,刚才藏面汤好喝的恨不得一口气全喝完,这换成甜茶反而因为好喝而舍不得一口喝完。


    我翘着二郎腿坐在门口慢悠悠抿完一杯甜茶,就感觉咱们城里卖的那些奶茶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破玩意儿,赶忙亮出保温壶请后厨小哥把壶满上。店里没有其他打包甜茶的一次性餐具,如果确实想要带走喝但又没有自带杯具,可以选择在店里花15元买一个暖瓶,暖瓶是玻璃内胆,考虑到易碎且不便携带,我还是放弃了再打包一壶的念头。


    结束早餐和车友们汇合,连忙邀请他们尝甜茶,大概是觉得我用的是个人喝水的保温壶,大伙儿婉拒了我的邀请,只凑过来闻了一闻,然后礼节性投来羡慕的眼神并慷慨给予了吃不到也必须说好吃的赞美之辞。


    这一顿早餐,是此行十多天来我吃的第一餐属地特色,虽然藏面吃不惯,但是就冲这甜茶,也必须给五星好评。


    当喝完了壶里的甜茶,沿路风光便已看尽,在工布江达县域的尼洋河岸上捡走块花纹好看的石头做纪念,又经历了N次身份查验,皮肤早被晒成咸鱼色的我终于看到了蜿蜒的拉萨河,拉萨,就要到了。


    PS:关于我后来到底有没有吃到高原上的汤面这个问题,有图有真相,这已经算是饭店里能煮的最小份的汤面了。

 

 

 

 

 

更多>>最新入库

更多>>周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