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汇 >> 深夜谈吃

有肉有菜有猪油,这是一碗平凡米饭的高光时刻
作者:王昭炎     发布时间:2019/09/19     来源:微信公众号深夜谈吃
内容简介

米饭是南方人的主粮,对于南人来讲,吃米饭是天经地义的。

 

 

     在学校食堂吃了久违的菜饭,不过是油乎乎的一堆米饭,和着焖得蔫黄的青菜,掺杂着几片肥肥的腌猪肉,曰“咸肉菜饭”。


    江苏北路一家国营饮食店曾是我们的食堂,主要供应菜饭和黄豆猪脚汤,也可以做蛋炒饭、大排面这些大路货色,味道谈不上多出色,但便宜且质量稳定。店里几位中年男女在忙活着,一位大姐被我们的同事很不厚道地称为“大饼脸”,总是和另一位连鬓胡子的店员对开黄腔,“册那”当头,各种苟且之事谈笑风生灰飞烟灭,时常让我们这些当时还很年轻的知识分子面红耳赤。


    他们的菜饭是焖出来的,而非现在小店里厢炒出来的,与之配套的黄豆猪脚汤,也是每天只煮一大桶,卖完即明日请早,绝无兑水勾当。时一同事无锡人士,特爱该店的蛋炒饭,无它,唯重油尔,一盒蛋炒饭吃到最后,盒底有厚厚一层油,这位同事必称“赞”,每每如此,活灵活现。这位无锡籍同事后来和我去吃涮羊肉,向服务员要来一大勺白糖投于芝麻酱小料里,搅匀一尝,曰“赞”。


    话说咸肉菜饭是上海人民的老朋友了,早在1996年我刚来上海工作时,常去南市区陆家浜路一家小饭店,店门口挂着纸牌子,上书“重油生煎、重油菜饭”,所谓“重油”者,猪油也。北方人家常用素油,对这种重油的吃食实在是难以消受,浅尝辄止。


    大概到了2000年后,“黄山菜饭骨头汤”的招牌多了起来,萝卜干辣咸菜免费续加,还有像盖浇饭浇头可添加,什么大排素鸡鸡腿卤蛋,吃过一次,实在是很难吃,就此作罢。近两年这些小店在城市整治的风潮中又渐渐消失了,如同土家烧饼黄焖鸡米饭一般,已成昨日黄花。


    米饭是南方人的主粮,对于南人来讲,吃米饭是天经地义的。上海人去西安出差,吃了两天的面条锅盔和馍,没吃上米饭,难过极了。但他们并不认为生活在上海的北方人因吃不上适口的面食而可怜,而是天真地认为:看,你们多幸福,能来上海,可以天天吃到米饭。

 

 

 

 

更多>>最新入库

更多>>周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