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收同比下滑,净亏损同比扩大,亿航智能拿什么做“空中Uber”?
作者:美股研究社     发布时间:2021/06/18     来源:二牛网
内容简介

近年来,不少中概股都被做空机构盯上,此前瑞幸咖啡、好未来、跟谁学等就是其中代表。做空相当于给中概股带来一记“当头棒喝”,并可能引发一些连锁反应。

近年来,不少中概股都被做空机构盯上,此前瑞幸咖啡、好未来、跟谁学等就是其中代表。做空相当于给中概股带来一记“当头棒喝”,并可能引发一些连锁反应。

此前,据民航资源网报道,研究机构wolfpack于2021年2月16日做空亿航智能,认为该公司有技术水平注水、合同造假等问题。该消息一出,亿航智能当天股价暴跌62%。

在做空消息之后,4月16日,亿航智能发布2020全年财报。或许是受做空影响,亿航智能财报发布后迟迟未上递美国SEC。6月15日,亿航智能正式公布20-F文件。随后,亿航智能股价盘前涨盘后跌,为何资本市场对其态度摇摆不定?

空中交通业务增速呈下滑趋势,亿航营收同比增长显乏力

资本市场对亿航智能的股价摇摆不定,从它发布的2020年全年财报可可端倪。财报数据显示,亿航智能2020年营收1.801亿元,同比增长47.8%;毛利1.06亿元,同比增长49.1%。

2020年Q1营收1882万元,比同期的1048万元增长79.6%;2020年Q2营收3570万元,比同期的2191万元增长62.9%;2020年Q3营收7098万元,比同期的3475万元增长104.3%;2020年Q4营收5460万元,比同期的5468万元下滑0.14%。从亿航智能2020年四个季度营收同比增速来看,季度营收增速呈下滑趋势。

此外,放眼亿航智能三大业务:空中交通、空中新媒体以及智慧城市管理。其中空中交通提供载人交通与物流运输应用,是亿航智能的核心业务。2020年,空中交通业务收入为1.06亿元,同比增长23.3%,占据总营收比重超一半。

空中交通业务依赖于无人驾驶飞行器AAV的销售,它的销量直接与总营收“挂钩”。据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亿航智能乘客级AAVEHang216的销量为70辆,2019年为61辆。

亿航智能押注的全自动驾驶飞行器AAV显然布局于未来,在迭代更新的技术上,飞行器的悬停时间、巡航速度、航程与起降场地等方面,以及电池需要满足高功率、高能量密度和高循环寿命都对飞行器AAV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目前在未获得所有使用监管批准的情况下,亿航AAV主要在旅游地点试运行空中游览观光,以及在物资运输与物流运用等方面发挥作用,应用场景有待开拓。

横亘在亿航智能面前的难题除了担忧AAV销量外,还有面临竞争压力问题。

根据摩根士丹利的估算,2040年全球城市空中交通的产业规模将达到1.5万亿美元。在万亿级无人机市场蓝海里,亿航要面对来自国内外竞争对手的虎视眈眈。

据全球财说获悉,目前顺丰、京东等电商已提出明确的无人机战略规划,加快布局无人机物流,这些巨头在物流方面显然更有优势。目前下游商家对于无人机的需求意识尚未形成,对于亿航来说是好事,但难点在于前期需要花费一定资源开拓市场,因此亿航短期内盈利压力进一步增加,对于资金的需求也更为紧张。

提到无人机领域,国内不得不提的是头部玩家——大疆。亿航智能在研发方面投入了高额成本,但研发成果与大疆相比相差许多。据天眼查显示,目前亿航智能总共获得了182项专利,而大疆总共获得6157项专利,研发方面两者专利数量大相径庭。

国外,顶级投资机构在空中交通赛道也早已展开布局。空中客车、波音等大公司以及 Lilium、Volocoper、Kitty Hawk 等新兴企业都正在打造自己的电动垂直起降飞行器以用于城市空中交通。

在空中交通赛道中,顶着众多劲敌压力的亿航智能任重而道远。为了与头部玩家缩短距离,加快发展,亿航智能在营业方面下了不少功夫,为此2020年又陷入了净亏损泥沼,它的钱花在了哪些地方?

全年亏损持续扩大,营销与研发成本上涨致盈利短期难

财报数据显示,亿航智能2020年净亏损为9200万元,较2019年的4800万元同比增长91.8%。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调整后的净亏损为3720万元,较2019年的3190万元同比增长16.7%。

亏损一直是摆在亿航面前的难题,究其原因主要在于营业费用升高。2020年亿航的全年营业费用达到了2.04亿元。其中研发费用占比最大,为1.052亿元;营销费用达0.372亿元;一般及行政开支费用为0.616亿元。

(图表来源:同花顺)

由数据可以看出,研发费用大幅升高,相较于2019年的0.572亿元同比增长83.9%,这笔费用亿航主要投入到产品研发之中。EH216与VT30会是亿航智能未来主打的两款产品。亿航智能已经向中国民航局递交了EH216型号合格证申请,在申请成功之前,亿航智能需要进一步搭建整个产品体系,进行更多次研发运行,有了多次运行经验,产品飞行才能保障更加安全。

营销方面,费用较去年有所升高。在万亿级无人机市场中,人人都想分一杯羹,为了扩大市场知名度,拓宽销售渠道,提高无人驾驶飞行器AAV销量,亿航在营销方面加大投入难以避免。

此外,从数据来看,行政费用也是大幅升高。在亿航智能2020年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上,胡华智表示亿航将聚焦载人和物流产品的研发与运营,实现由“制造商向运营商”的升级。公司在向“运营服务商”靠拢升级需要经过一段平滑过渡的时间,同时人员管理规模也要进行调整,因此亿航智能在招募交通运营人才方面展开了动作,行政费用大幅升高也在情理之中。

2020年,亿航智能虽然实现营收、毛利同比增长,但其亏损状态仍在继续,从目前营业费用支出趋势来看,亿航智能离扭亏为盈还有段距离要走。作为全球首家上市的智能自动驾驶飞行器企业,亿航智能接下来有什么动作值得关注?

瞄准“空中Uber”,亿航智能转型UAM运营平台难点在哪?

2020年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亿航首席战略官徐进表示,公司的商业模式将在 2021 年逐步过渡,从纯设备模式到销售模式,再到运营平台模式。同时胡华智表示:“未来亿航的定位将是空中Uber, 我们的使命是让每个人都能享受到短途空中交通的便捷和乐趣。”

野心转向UAM平台运营商的亿航,无疑是看好未来的空中交通赛道,那么亿航智能能否如愿成为“空中Uber”?

据悉eVTOL 的商业化要经历七个阶段:设计、公告、验证测试、全尺寸测试、载人测试、生产、商业化推广。从产品层面来讲,亿航是全球为数不多实现量产销售的eVTOL公司,其产品184是全球首款载人级全自动无人驾驶飞行器。据东方证券《亿航智能城市空中交通系统白皮书》,亿航智能的Ehang 216、116、184 产品于2013年开发,从2019年起已进入到商业化推广阶段。相较于别的公司,亿航智能的空中交通(UAM)商业化取得优先进展。

前景毋庸置疑诱人,但想成为“空中Uber”,亿航还有许多难点问题亟待攻破。

空中交通产业运营不易,除了需要自身制造驾驶飞行器外,还需要构建集中式平台支持商业运营的能力,以及精通航空、计算机、通信等等跨学科技能。对于亿航智能来说是一项重大挑战,运营层面会面临不小压力。盈利方面,空中交通航线相对单一,主要是城市-机场之间的往返,限制了一定的需求增长空间,市场空间不够大,短时间内就难以达到规模化效益,亿航身为运营方很难盈利。并且,运营平台研发需要一笔不菲资金,公司财务方面尚未盈利,往后可能会持续亏损。

此外,空中交通是可以期待的愿景,但其定位与目前我们生活中的日常出行还有所不同。从稚期逐渐发展到成熟需要一段漫长时间。对于普通民众来说,费用不低的“空中飞行”不够“接地气”。因此想打开普通民众市场存在一定难度。2019年6月份,一架从曼哈顿下城起飞的直升飞机受恶劣天气影响,能见度低加上技术故障导致坠毁,驾驶员当场身亡。空中交通如果无法保障航行安全性,民众便会避而不前。对于亿航智能来说,这项新的公共交通服务推广具有不小难度。

噪音方面,空中飞行器在所难免会产生噪音污染,城市噪音污染也是一项重要问题。一般城市间飞行器机场距离城市中心点很远,百辆飞行器在空中运行势必会产生噪音污染。针对噪音污染问题目前看起来有待攻破。

亿航将定位瞄准“空中Uber”, 使命致力于让每个人都能享受空中交通的便捷乐趣,从产品研发方面来说取得一定优势,但从运营层面、资金亏损、承受市场压力等问题来说,亿航想要成为“空中Uber”并非易事,还有许多问题有待思考。

随着世界城市越来越拥堵,城市空中服务越来越成为有巨大潜力的商业场景。面对这片未知的“空中交通”蓝海,亿航选择了抬高天花板进军UAM平台运营。但能否享受这份时代发展的红利,关键还看亿航抓住机遇以及能否攻破摆在面前的难题。

本文来源:美股研究社,转载请注明出处。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洞见吧频道作者本人,与牛牛网无关。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自行与作者沟通。

更多>>最新入库

更多>>周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