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龙头持续亏损,36氪路在何方?
作者:于斌     发布时间:2021/10/20     来源:二牛网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36氪在2010年横空出世,以科技创投媒体起家,提出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的概念,36氪将其最初的媒体业务分拆,于2019年11月9日成功登陆纽交所。

然而,2019年,36氪上市首日即破发,且收盘跌幅近10%。股票价格发行价14.5美元跌至今天的1.53美元。彼时,36氪将首日登陆纳斯达克破发的原因被归咎于:外国投资者对中国市场及企业不了解,对依旧是依托流量所带来的广告收入的盈利模式并不认可。

众所周知,所谓的新媒体,最大变化仅是从报纸、杂志转化为互联网;用电脑、手机取代电台、电视。事实证明,依靠媒体平台通过广告获利的商业模式未在资本市场激起水花。

因为在媒体行业,无论如何都无法脱离用好的内容吸引读者,要想达到商业引流就需要对内容团队长期投入、不断增加成本,但是因为模式受限,在变现能力上依然是依靠卖广告。很显然,老套的商业模式,并不会因为是新媒体的“新”,而穿上新衣。

一次转型增值服务,发展不及预期

2019年财报,36氪线上广告收入为2.82亿元人民币占比为43.2%,企业增值服务类收入为3.20亿元人民币占比为48.8%。2019年36氪实现增值服务收入占比超越线上广告收入占比。企业在上市遇冷的同时开始转型。加大增值服务投入成为转型的关键一环。

0uiBOnsno8y

36氪的增值服务主要包括:2014年成立的“氪空间”,用于为创业团队提供融资、办公场地、法务税务咨询公司对接等服务;2016年推出的去中介化一站式融资服务平台“鲸准”,主要精力在融资对接、线下服务。与此同时,36氪由最初的媒体网站逐步增加了增值服务:联合办公室空间业务“氪空间”及一级市场金融数据提供商“鲸准”。

据36氪2019年财报显示,其营收成本为3.803亿元,较2018年的增长了171.0%,分析主要由于2019财年企业增值服务执行费、广告制作费和股权奖励支出的增加。毛利润为2.753亿元,较上年仅增长73.4%。2018年净亏损为8060万元,2019年净亏损增加到8.504亿元。

由此可见,转型后的36氪,不仅没有扭亏反而将企业拉下深渊。“氪空间”对于36氪这样一个轻资产企业,无疑是增大了营收成本,增加了重资产比重及运营成本,而且竞争对手包括孵化器、普通写字楼,对利润空间的造成挤压。 

“鲸准”为了将投资者与创业者撮合成对,将增值服务业务延伸到线下:举办公开活动,例如WISE(科技盛典、获得赞助);创业公司创投报道(企业报道免费)并推荐上融资平台;投资服务咨询;BP定制(商业计划书制定);数据分析为一体的一站式服务。

据一位厦门的初始创业者透露,鲸准员工通过对公司的实地调研和与企业的各类沟通形成报告最终进行报道,即使你有资料或者表示自己写,对方也不会采用。鲸准用多年融资经验形成的报道内容,让投资人更加全面、客观的了解到创业者的产品或理念。这无疑是具有竞争力和价值属性。鲸准通过免费的创投报道为广大初始投资者打开潘多拉之盒。

鲸准的线下业务是通过报道吸引投资机构及投资者,后续通过成功的创业项目返哺鲸准。根据做投资行业的从业者统计,低于百分之一的项目可以获得投资。“不熟不投”投资理念导致投资机构和创业者之间很难建立信任,低成功率导致鲸准收益减少却要不断增加投入。

再次转型深耕二级市场,却无法扭亏为盈

据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增值服务收入占比仅为19.8%,线上广告收入增加至71%同时订阅收入占比也小幅度上升。不难发现36氪正在进行新一轮转型。

首席执行官及联席董事长冯大刚表示,在短视频的营销场景成为企业营销投放的新趋势的背后下,2019年中国短视频营销行业营收规模为82.3亿美元,广告主在短视频营销方面的预算预计到2024年将突破250亿美元。

0uiBOoL4IZM

36氪在2020年下半年分别跟众多行业头部机构达成了战略合作。例如跟新华网和优酷合作泛商业的视频栏目,并联合组建商业视频MCN;与CCTV大国品牌合作,帮助创业公司实现与国家大品牌的进行对接。 

在国内市场上36氪努力在微信、抖音、B站等平台提升粉丝数量,通过短视频方式提升播放量,同样是以流量换钱的盈利方式,把手伸向了二级市场。2021年上半年36氪深耕二级市场,创立的新栏目获得超10万订阅量,带来广告收入及订阅服务类收入同比增长。优质的内容带来平台流量及粉丝数量的双增长,从而取得广告收入及订阅收入双增长,企图拉升业绩的天花板。 

2021年二季度财报显示线上广告类收入同比增长65%,2020年受疫情影响,财报中体现的同比增长数据并没有对36氪的盈利能力启到背书作用。2021年上半年财报显示收入1.16万人民币;公司净利润-7360万人民币;基本每股收益-1.79元人民币,即使在2020年下半年重拳出击的36氪,依然未实现扭亏为盈。

0uiBOohFMeW

多次转型之后,36氪又将何去何从?

2019年-2021年,36氪已经经历了两次转型,在线上广告业务、企业增值服务、订阅服务三大主营业务做出了较大的结构调整,提出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的36氪,是否能够看到自己的未来?

36氪横向扩大线上广告收入,通过增加线上平台,多渠道发展短视频业务,丰富视频内容,可通过大量的知识分享、新闻报道、前沿科技介绍增加粉丝数量及观看数量。从单一的投资资讯扩展至泛商业领域视频再到栾阔全商业领域的飞跃。

0uiBOpYdNpY

根据第二季度财报显示36氪重点打造的二级市场专栏《智氪》、《氪金》取得了超10万的阅读量。未来线上广告收入的主要来源也将从网站到短视频的转变。

企业增值服务结构优化,摒弃成本过高的部分项目。摔掉包袱轻装上阵。36氪战略性的减少了企业增值服务板块某些低毛利业务的投入。为切入万亿级B端决策市场,36氪通过万款企业服务软件搭建了“企服点评”网。

企业服务由初级的一对一服务升级为“企服点评”网的模式,由当初单方面的营销升级如大众点评类似,通过收录多客户真实的使用评价,帮助买方通过客观了解产品真正的业务表现做出正确的决策。同时,平台上的厂商也能根据用户评价进行产品优化,发现更多的客户需求及更多的上下游产品创新机会。

所以36氪在新媒体的下半场寻找新的企服方式,可根据企业需求各个维度出发为自身适合的产品画像,从而快速的寻找到自身对应的产品。

未来36氪可以继续横向发展企服板块的业务,通过借鉴“支付宝”成功的商业模式,为买卖双方提供交易保障,更好的为企业提供售后服务,解决企业的后顾之忧。36氪也可以将单一线下的孵化器“氪空间”发展到线上业务,将多年在线下积累的经验及信息整合梳理放到平台共享,打通线上线下业务联动。优化企业增值服务的结构性,提升企服业务收入。

知识付费风口来临,订阅收入随着知识付费需求的增加而上涨,增加订阅付费转化率及客单价。

据2021年二季度财报统计订阅服务收入为602万人民币,同比增长124%。36氪在二季度成立了新栏目《投资派》与KOL进行合作,聚焦新形态的投资者教育。未来知识付费将迫使线下与线上快速联通,36氪应将在原有的数据资讯基础上加强与行业KOL合作,为用户提供专业领域的服务。

36氪一直在一级市场领域积累资源,通过与各行业头部机构合作拿到第一手资讯,线下的产业孵化器有着对产品的详实数据,可通过资源整合为投资机构及企业提供更多样化的订阅服务。

结语

36氪在新媒体下半场寻求新的商业模式是毋庸置疑的,虽然多次华丽转身,却给后来者提供了许多前车之鉴。如今,在各个业务板块的深度挖掘,企服平台的建立和发展是36氪再次腾飞的新支点。通过线上线下的联动,将各版块业务资源的重新排列组合,是36氪多年从事一级市场及投资资讯的拿手好戏。

36氪需尽快摆脱亏损局面,或许最根本的方法还是是依托新媒体,整合新资源,在擅长的领域精耕细作,构建对接企业B级决策端平台上这个新蓝海上大胆前行。没有产品企业将难以存活,同样没有可持续性发展的产业模式,36氪的未来,也必然面临考验。而提升盈利能力以赢得投资者信心、在不断降低投资风险的同时,才能提升投资评级,如此,或许36氪未来可期。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观察频道大咖本人,与牛牛网无关。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自行与作者沟通。

更多>>最新入库

更多>>周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