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的宠物医疗:前景大好!龙头新瑞鹏却亏麻了?

@刘旷 出处:二牛网 2024-07-01 11:20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一句“生活破破烂烂,小猫小狗缝缝补补”,道出了萌宠经济不断升温的根本原因。


与之相对应的现象是,我国宠物数量持续增长,宠物市场发展迅猛,宠物经济规模呈现增长趋势。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3年中国宠物经济产业规模达5928亿元,预计到2025年达到8114亿元。


宠物医疗作为宠物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呈现出快速发展的态势。市场前景广阔,然而作为行业领军企业的新瑞鹏却在一片利好中意外亏损。


近期,国内宠物医疗龙头新瑞鹏集团,撤回在美的上市申请,暴露了龙头企业的不易。招股书显示,2020年至2022年,新瑞鹏净亏损分别为10.00亿元、13.11亿元和14.17亿元,三年合计亏损近40亿元。


如此不符合常理的结果,让人不禁想问一句:为何宠物医疗前景大好,龙头却亏麻了?


供给端:新瑞鹏巨亏,营收高利润薄


众所周知,新瑞鹏是中国宠物医疗行业的先行者,其拥有宠物护理服务、供应链服务和本地生活服务三大业务。


这些年,新瑞鹏借行业扩张的东风,迅速扩张抢占市场份额,成为行业龙头企业。招股书显示,2019年以来,新瑞鹏扩张步伐明显加快,收购了超1290家宠物医院。2020年至2022年,新瑞鹏营收分别为30.08亿元、47.84亿元和57.40亿元,呈现增长趋势。


本以为实现规模扩张后,新瑞鹏盈利能力也会得到增强,但事与愿违。新瑞鹏不只没实现盈利,还因巨亏不得不缩减门店规模。据Pet Notes宠物商业研究不完全统计,截至2024年4月份,新瑞鹏体系门店数量降至1600家左右,减少了300多家。


营收增加但利润亏损,原因无非是盲目扩张导致成本侵蚀利润。


据招股书数据,新瑞鹏大举并购后门店增至近2000家、员工约1万人,兽医、医助及美容师的人工成本持续提升。2020、2021、2022Q1-Q3分别为10.39亿、15.52亿、12.55亿元,占其宠物医疗业务总成本的53.9%、54.9%、56.1%。


此外,盲目扩张导致管理效率低下和资源配置不合理,以及市场竞争激烈,也会进一步影响企业的盈利能力。一些中小型宠物医院进入市场,以低价策略和灵活的经营模式,吸引了一部分价格敏感的消费者,分流了新瑞鹏的客源。


宠物医疗市场“蛋糕很大,吃到很难”,新瑞鹏不是个例。一些曾经想要通过扩张争夺“它经济”红利的中小型医疗企业也早已关门倒闭。据统计,2024年初至3月底,国内已有144家宠物医院倒闭。


显然,宠物医疗行业的高定价和旺盛的市场需求,并不能保证企业赚得盆满钵满,以新瑞鹏为代表的宠物医疗企业盈利之路任重道远。


消费端:投诉攀升,高消费低质量服务


除了高额成本,宠物医疗企业还面临不利的市场舆论环境。


在黑猫投诉平台,宠物医院相关投诉超2346条,大多涉及收费贵、误诊、过度检查等。另外,众安保险的理赔数据显示,在宠物就诊花费方面,2023年宠物主花在单只猫、狗身上的单次平均就诊花费为2390元和2786元。


宠物医疗收费贵还是不贵?消费者有自己的见解,宠物医院也有自己的理由。


对于消费者来说,给宠物看病的费用远远高于给人看病的费用,这非常不合理,而且存在过度检查、小病大治、收费不透明等等诊疗行为不规范问题,让人发愁。


宠物行业白皮书发布的《宠物消费纠纷与投诉调研报告》显示,26个省区市1182份问卷中,37.36%的被调研者在宠物消费过程中遇到过消费纠纷。其中,诊疗消费引起的消费纠纷占比41.18%。


对于宠物医院来说,宠物诊疗设备的使用成本高,药物的选择范围小,投入成本很大,低定价难以维系正常运营。


在宠物诊疗设备方面,宠物医院的大型监测设备依靠进口,价格高昂,而宠物病例数量相对较少,平摊到个体的费用就高。据网络公开数据,用于宠物拍摄X光的DR机器一台价格约为15万~20万元,一台彩超机近30万元,国内约53%的宠物医院投资金额在100万以内。


在宠物医疗药物方面,我国宠物医疗药品仍处发展期,药物的选择范围有限,所以70%的宠物医疗药品仍依赖进口,因而价格不菲。此外,由于不同地区、不同医院的行业标准不一致,同时医疗价格缺乏监管,所以不排除一些不良宠物医疗诊所故意乱收费,破坏宠物医疗环境。


宠物医疗市场环境差是一个老大难题,龙头企业也曾多次被曝出各类违规事项。据“中国网财经”报道,2019年-2023年,新瑞鹏旗下的美联众合动物医院、芭比堂动物医院等相关的多家分院至少收到17项行政处罚。


当下还存在一种情况,由于就业环境较为恶劣,开始有不少年轻人因为无力负担宠物的医疗费用而弃养宠物。这也暴露出,市场缺乏标准化、规范化定价体系,消费者对宠物医疗服务越来越不满,宠物医疗企业“坐收红利”的好日子可能要到头了。


服务端:宠物医生压力大,百亿大市场缺人才


屋漏偏逢连夜雨,那边铲屎官嫌贵,这边宠物医生缺失,宠物医疗企业确实“压力山大”。


由于宠物医疗行业的服务内容涉及动物的健康和生命,专业知识和技能要求较高,因此人力依赖程度也相对较高。然而,我国宠物医生数量少,宠物医院想要提升服务质量和扩大规模都可能受到限制。


网络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我国官方兽医13.6万人,执业兽医16.5万人,乡村兽医17.7万人。根据发达国家每千人对兽医服务的需求比例,我国执业兽医缺口在30万人,宠物医疗人才培养还有很大空间。


不仅如此,由于市场供需变化、铲屎官态度的转变,加剧了宠物医生的工作负担,让宠物医疗企业面临更大的人才培养管理挑战。


首先,宠物诊治需求大幅增加,不仅增加了宠物医生的工作量,也提升了他们在服务质量和效率上的压力。


一篇关于瑞派宠物医院明星医生的新闻稿曾提到:“住院部实习生,两个人照顾十七八个住院动物,一上就是十几个小时的工作量;门诊医生,一个班次就要十几个小时,随时加班,随时跟手术,随时上夜诊。”


其次,宠物医疗行业乱象导致消费者和医生之间的信任危机,医患关系长期紧张,直接影响宠物医生工作。


此外,宠物医生的收入与他们的培养成本和工作量之间存在不对等的情况。培养一名宠物医生需要经历长时间的教育和培训,投入的时间和金钱成本巨大,而宠物医院通常以盈利为目标,追求经济效益的最大化。


在这种情况下,医院可能会将医生的工资设置在相对较低的水平,依靠提成或业绩奖励激励医生。这种模式虽然可以激励医生提高工作效率和质量,但也容易导致医生追求收入,牺牲医疗质量和职业操守。


不管怎样,宠物医生是宠物医疗企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未来如何培养好、安排好和留住宠物医生,打造多赢的局面,是宠物医疗企业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议题。


魔幻的宠物医疗,前景明朗“钱景”堪忧


尽管整个宠物医疗行业欣欣向荣,但更像是可看到而触及不到的“空中楼阁”。龙头企业“伤痕累累”自顾不暇,摆在宠物医疗行业面前的问题太多,要想获得市场的认可就要解决供给端、服务端、消费端一连串问题。


从长远考虑,在保证企业存活的前提下,“能省则省、能强则强、能拓则拓、能火则火”,可能是更好的经营逻辑。


一来,优化运营模式,能省则省。收费高利润薄已经成为宠物医疗共同的难点,宠物医疗企业需要重新评估其扩张策略,并通过信息化手段优化运营模式,提升管理效率降低运营成本。


二来,搭建人才培养体系,能强则强。医疗服务质量 是宠物医疗企业的核心竞争力,需要持续升级,不仅要搭建完善人才培育体系,还要创新兽医技术和设备,全面提升医疗服务质量。


三来,拓展增值服务,能拓则拓。为获取更多收入,宠物医疗企业可以拓展更多增值服务,如远程医疗咨询、宠物保险、健康管理等,增加收入来源的同时提升客户黏性。


四来,加强品牌建设,能火则火。“流量为王”在宠物医疗产业同样受用,通过品牌宣传和用户口碑建设,提升品牌影响力和市场认知度,吸引更多用户。


尽管宠物医疗行业蓝海下藏着铲屎官的吐槽声、宠物医生的叹气声,以及迟迟未实现盈利的宠物医疗企业的“疲惫声”,俨然一个“魔幻世界”。但强刚需支撑下,它有望穿越行业周期的起伏,发展得更快更稳。


综上所述,大多数宠物医疗企业营收规模都实现增长,印证了宠物医疗行业具有较大的的挖掘潜力。但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大多数宠物医疗企业处于持续亏损的状态,且亏损在扩大,说明宠物医疗企业想要赚钱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